当前位置:首页 >> 经典散文

爱情替身

时间:2022-07-26   浏览:10次

编辑荐:文字清晰,弥漫着淡淡的忧伤,如岁月的刀片,在心头轻轻划过。生活没有彩排,爱情无需替身。

饼子走的时候,木棉花开得正艳,她说喜欢木棉花开的样子,却不敢正面欣赏落在树下的花朵,火红火红的花儿,落在地上令人惋惜。所以那天,她蹲在地上,把落花捡拾在一起,她无意中堆成了四个字:不要老去……“如果你来,不管风雨多大,我都在出站口等你;如果你来,不管多忙,我都抛开一切,陪你走遍这个城市。”如果一定要找一个我们相见的借口,似乎只有这个约定。饼子说我只不过是吹了一句牛皮,她不相信屏幕后面的承诺会真。我说:来吧,如果你觉得上当了,就当是来了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,或者是一个人的旅行。我和饼子是同学,大学四年,虽然不是铁哥们金闺蜜那般亲切,倒也不是陌生。只是,她在北京,我在厦门,要来一次远距离的约见,总有那么多难舍难离的牵恋。饼子在大学的时候就恋爱了。在我们那樱花盛开的校园里,总有人会说:大学四年要是没谈过一场恋爱,那都不算完美的毕业。所以,那些年我们一起见过的爱情,我们都羡慕嫉妒恨。但是那些年青的许诺,似乎在毕业那天也会同步结业,饼子也是在离开学校之前就摆脱了一切,只身去了北京。我和饼子的联络,也许是碰上了她最悲恸的季节。那时我刚进了单位,没多久,就接到去北京出差的任务,说是出差,其实就是单位派去充人数的。知道饼子在北京,去了那里,肯定是要跟人家联络的。趁着晚上的时间,我和饼子约了见面。饼子是一个装不住忧愁的人,她的脸上写满了失恋的程序代码。离开北京的路上,我一直在想,要怎么去开导她。可我不是爱情高手,也不是心灵鸡汤的导师,我什么话也组织不起来,就任凭火车越开越远,可心里的遗憾却越来越重。回到厦门,我把工作任务整理完已经是第四天了,闲下来的时候,胸腔里涌起这股失落:我得找她说说话。我去问了同学,问了同事,问了老师,甚至还在网上征求支招,最后也没能总结出经验。索性就直接打开饼子的QQ:你在忙吗?回来好几天了都没时间跟你道谢,谢谢你的招待。饼子好像就守在电脑面前,她马上回过来:都是同学,没那么多客套话。“你好像心情不好,是不是因为跟他分开了。”其实我已经从同学那里知道了她的事情,要不也不会问得这么明确。饼子也没有掩饰,直接回我:“嗯,早知是这样的结果,当初就不应该尝试,是随波逐流的抉择,害死了自己。”“其实也不要去想那么多,既然注定,不如继续随波逐流,有多少这样的爱情到最后不都成了这样,至少你们都算得上是完美的毕业了。”我这样瞎掰。而我的瞎掰似乎也得到了饼子的认可,她回过来的内容也带上了微笑:“呵,好像被你一说,我应该感到幸福的,失恋的人到处有,而我只是其中一个。”“对啊,经历嘛,以后还会有更合适的选择……”我毫无准备的跟饼子聊着爱情聊着回忆,重温了四年里共同的记忆,她突然说了一句:如果一直有人跟我这样说话,或许我也放得下。我赶紧回了她:“现在应该还来得及吧,以后我们可以经常吹一吹,看能不能把你脸上的忧伤都吹走。”“啊?我脸上有忧伤?”饼子不相信,只是自己没发觉。“嗯,北京的姑娘应该更有笑容,何况你那么美。”我试着打趣她。“别说了,如果真美的话就不会一个人来这了。”饼子发来了两个憨笑的表情。“真的,以前我是没注意到,要不然现在一定是跟你一起北上了。”我们在屏幕上瞎掰对聊,只是不知道屏幕那一头的她是否也真的像小表情那样憨笑了。之后的日子,我们联系得越来越频繁,聊的内容也越来越多,聊从学校出来以后的际遇,聊工作聊生活,慢慢地变成了有事没事都要发一个表情图片骚扰对方,我们似乎也依赖于这样的方式来了解彼此的世界。其实,我已经暗恋上了饼子。只是没有信心,所以坚持沉默。北京下雪的时候,饼子说下雪很冷,我在厦门这个滨海城市,千里之外,恨不能站在她的身后,给她披一件大衣。我喜欢雪,好几次都想让冲动说服自己,买一张机票飞过去,可是现实里没有理想,我只能一遍一遍地叮嘱她:要多穿衣服,别冻坏了身体。厦门的冬天没有雪,和饼子那个白茫茫的世界不同的人,厦门的道路两边都是落花。紫荆花开的季节,被寒风欺凌后,漫天飘舞的飞花……我时常会想象:如果饼子也在身边,她一定会乐疯了。我们彼此传递着照片和小视频,却从来没有传递一声想爱的语言。直到春节放假回家,饼子好像变了一个人。“刘伟,我们能不能不要藏着掖着,有什么话直接说。”“你是不是喜欢我?那你来我家提亲呗。”“我反正觉得自己不讨厌你了。”饼子的话让我越来越分不清楚是认真的还是玩笑。有人说,红颜知己之间才会说出这么大方又大胆的话来。呵,一层多么喜剧的关系,却将我的暗恋埋得更深了。我开始不敢幻想我们还能有将来,不敢幻想亲前我我的画面,不敢幻想任何与一起的画面,包括面对面坐着,包括肩并肩前行……我想忽略掉这个习惯,可是不能走心,无数次想淡忘掉千百回的魂牵梦绕,却一次次地被打回来。饼子,我退不出,放不下,也无法再像当初那样纯洁那样普通地提起这个名字。我从网媒跳到纸媒,曾经一度想换一种生活方式,希望那样的快节奏生活能彻底冲淡对饼子的念想,但有些事情,不是换了时间换了空间就能换了本质。就像毒药,我像是中了饼子的毒,恋恋不忘她的瘾,我那昼夜颠倒的作息时间表,依旧戒不掉这个思念。“你来北京吧,大家都往这里挤,相信你也能闯下一片天。”忘了有多少次,饼子都主动叫我去北京。可是,距离那么远,我没有勇气说走就走。每一次的话题,我都以工作忙为理由搪塞了她。“对不起饼子,请原谅我不能放下这里的一切”,每一次拒绝,我都要在心里默默地道歉,我也很想来一场任性的旅途,只是旅途之后,我们都没有想好怎么开始。所以我拒绝。拒绝,是因为害怕失败。后来,饼子也不再叫我过去,却提出想来看看厦门的海。我们虽然是同学,却玩着一场网恋,我们隔着屏幕,不说一个爱字,字里行间,我们始终想要逾越这张网。“我等了你一个世纪,始终见不到你的倩影。我想跳进大海寻觅你的踪迹,又怕你飞在蓝天,我怕和你的距离会越来越远,又怕我守在原地,而你已经穿过了大洋彼岸。”我随便拼的两句话,却让饼子决定,一定要南下。“五一,我请好了假,两天坐车,有三天的时间,你带我玩。”饼子把行程都计划好了,我再没有理由逃避。“如果你来,不管风雨多大,我都在出站口等你;如果你来,不管多忙,我都抛开一切,陪你走遍这个城市。”如果这算是约定,那么我和饼子就是在这个时候默许了爱恋。五一节如期而至。下午六点的火车站门口,人潮涌动,我在小卖部门口找到了饼子,那个画面,一点也不像同学相见,我汗流满面,她婷婷玉装,惊喜中略带羞涩,我们像极了两个超越了屏幕的网友,熟悉又陌生。离开火车站,我们走了一段路,饼子突然打破沉默:“难怪你一直单身。你能不能主动帮对方提个行李?”被饼子这么一说,我才发现自己完全没了礼貌,赶紧抢过她的背包,挂在自己肩上,嘴上只是扬着微笑,羞愧得无话可说。按照预定的行程,鼓浪屿、影视城、大小嶝岛……我们把这些都写在了计划里,到了出发的时候,又都退怯了。饼子说人太多了,去哪里都一样,就随处走走吧。每一个女人心中都有一股妖气,只是有人已经修炼成仙,有人修炼成精。饼子说的随处走走,第一天,我们就从厦大开始徒步,到会展中心的时候天已经黑了,好在厦门的城市到处亮着灯光。环岛路上的行人渐渐稀疏了,我们却越来越放荡。我走累了,累得两条腿都像是被压弯了,一见到沙滩就干脆长跪不起。饼子像修炼成精了,又像修炼成仙了。在会展中心这片海滩,遇上涨潮,她心中那股妖气也开始发作了,没有脱鞋就跑到海浪里,任凭冲上来的海水淹没了大腿。饼子对着大海呼唤:“啊——啊——”“你真是一个妖怪。”我已经躺在沙滩上了,对于饼子这撕心竭力的呼唤,我懂得她是在哭泣,“叫吧,卖力一点,也许会更痛快。”饼子回来,坐在我旁边,“出来这么久了,还是第一次见到大海,也是第一次这么努力地发泄,好像这一辈子的负重都在今晚释放了。”饼子仰起头,注视着夜空:“星光点点,比北京的夜晚美多了。难怪你一直不肯离开。”饼子说着话,突然躺倒在我身上,“是我魅力不及于此吧?”“不”,我心潮荡漾着,“饼子,有你的地方都很美,只是这个城市,我们都疲于追逐,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地欣赏。”“是啊,这个夜晚,我总算遇见了。我开始喜欢这个城市了。”饼子伸手握住我的手掌,问我:“我们算开始了吗?”“第一次牵别人的手,我应该把这种感觉记住。”我以为我们已经不止于开始,甚至是许下誓约。饼子很认真地说着:“你不许负我,除非我们都已老去。”大海的声音,寂静的星空,我和饼子,躺在沙子上,静静地守着时间,不想变老。那一夜,我几乎已经睡去了,饼子突然起身,拉着我的手说:“起来,我们去水里。”看着眼前这个半仙半妖的女人,我困得睁不开眼睛了,她还在疯狂。“看电视剧的情侣都那么浪漫,你背我下去吧?”我没有二话,蹲下身去。饼子也不问我准备好了吗,直接趴在我背上,“走咯,起驾下海。”背着饼子到海里,一直往前走,海水已经没过了我的腰间,饼子突然放手,整个人躺在水里,溅起的水花让我措手不及,转身太快,我也扑进了海里……我被吓傻了,只见饼子一个劲地笑,我们全身都湿透了,她却还笑得出来,我已经完全看不懂,那张笑颜如泣的脸,究竟是快乐,还是不快乐。笑完,饼子终于沉默了。那种安静,和夜空闪烁的星星一样,除了眼睛是泛着光的晶莹剔透,脸上看不到一丝微笑。把饼子送回宾馆,我转身离开。我一直告诉自己,这是热恋中应该保持的距离,我们都还没想好怎么开始。第二天的行程也被打乱了,饼子说累了,上午在宾馆休息,下午再看。想利用一上午的时间好好休息,又被临时的任务催醒,我急急忙忙跑出去。做完工作回来,我去接饼子,她配着一副墨镜,她说晚上没睡好,起黑眼圈了,我心里疼了,我想骂自己……我和饼子在街上,漫无目的地走,她没说想去哪儿,我想不出还有什么地方能让她开怀大笑。所以,我们们默默地踩着马路,肩并肩,却没有手牵手。五月,木棉花开的季节,火红火红的花朵,在光秃秃的树枝上,应该也是蕴意了忧伤。饼子驻足观看树上的花朵,终于,两行眼泪滚落了下来。“刘伟,我们把这些花捡起来堆在一块吧……”饼子哽咽了。“嗯”,我想看的是饼子的墨镜下究竟是哭红的双眼,还是所谓的黑眼圈,但还是迈开了步子。中山公园的木棉那么多,我们努力了,却心有余而力不足。饼子蹲在地上,把花朵摆在一起……傍晚,饼子说很累,要回去休息,晚饭就不吃了。我静默着,望着她的脸。她好像知道我在努力望穿她的那副墨镜,反问我:“你真想看到我的眼睛?”我没有说话。饼子的声音,那么冷酷。我的不否认被饼子当成了肯定,她摘下墨镜。“看见了吗?是红的。”饼子把墨镜戴上,转身离去。地上这一行字,我在最后加了一朵花。木棉花开,和一个不老的约定。花会凋谢的,约定呢?夜幕下,收到饼子的短信,她说改了票,马上就走。我拦下的士,赶到机场,还是晚了,饼子的电话已经关机,有一班飞往北京的航班刚刚起飞。我多么希望,那只是一个骗局……回到宿舍,打开电脑,收到一封被饼子设置定时发送的邮件,她写的主题是:谢谢你陪着我。“我真的没有勇气当面对你说出这些话,你很好,是我太过自私。决定来的时候,我就想,要和你续一个关于一辈子的誓言,可我还是欺骗了你。他回来了,就在我来的时候,我想我是爱你的,所以才会那么努力。那一夜,我没有办法入睡,我骗了你,眼泪把双眼泡红了,但我还是在乎那些过去,我带着满身的伤痕配不上你完好的青春……”读者饼子的信,彷佛回到前一天的海滩,我所看到的温柔不是甜蜜,我听到的开始已经是结束。她,只不过找了一个替身,却依然摆脱不了尘封在心底的魔。木棉花开,总有一个故事在耳边响起。一年了,我和饼子之间,到底还是那个陌生的号码,我们都不敢再逾越……

版权作品,未经《短文学》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
如何更好地治疗继发性癫痫呢
河北省哪里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比较好
治疗癫痫病医院有哪家呢
相关阅读
汉字的演变及发展过程
· 汉字的演变及发展过程

最初,一个汉字只表示一个意思,随着社会发展的需要,一字就有了多义,即由本义发展出许多引申义,产生了词义分化,如“日”甲骨文象太阳的圆形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