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> 抒情短文

院子_1

时间:2022-07-14   浏览:1次

不知怎么回事,晚饭过后,突然就想起老家的院子来。

老家在乡下,乡下的院子,不怎么大,但父亲将它打扮得很别致。老家的朝向是典型的坐北朝南,院子东面、南面、西面用石头和着黄泥垒起来,一米多高,我得踩着凳子才能看得到墙外的风景。三面墙,阻挡了从田野上蔓延过来的野草,但有些生命顽强的植物会顺着墙壁攀援上来,在墙顶露出一抹绿色,更有甚者,在墙上的空隙上生根发芽,但由于缺少土地提供养分,它很快就枯萎了,在缝隙上留下干枯的尸体。父亲说,在墙上生长的草会破坏墙壁的坚固性,要把它们拔掉。我照做了,我把还未枯萎的野草拔了出来,把它们的尸体抛到院子外面的田野上,让它回归大地。

东面和南面的院墙各开了一扇门。东面的墙上安了一扇大门——我们一家的外出、亲戚的串门都是靠这扇门进出,这扇门白天是开着的,欢迎着亲戚邻居的到访,晚上,将两个用木头做的门栓往中间一拉,大门就关严实了,同时将那些不安分的盗贼拒之门外。南面的门通向菜园,门是用竹篾相互横竖交错织成的简易柴门,它不像东面的门,只要一推,门就会打开,它得让人抬起来,平稳的放在一旁,它才会给你让路,这就显得这扇门有点尊贵了。为什么说它有点尊贵?因为更尊贵的是在院子里生长的丝瓜。

在院子的西边,父亲会种上几株丝瓜苗,同时搭一个瓜棚,让瓜苗长大时可以攀援上去,开花结果。家里人爱吃丝瓜叶,我也爱吃,叶子有点粗糙,但不用怎么嚼它就在嘴里散了,吃起来口感不错,让人食欲大增。还有那丝瓜,瓜瓤甜甜的,瓜身很嫩,通常是和猪肉一起煮来吃,味道好极了。

为什么说它最尊贵呢?因为它需要人去照顾,要浇水施肥,生病了还要喷药,还得搭一个让它可以攀援生长的瓜棚,少了哪样,它就无法生长,甚至死掉,要是我们照顾得不周到,它还推迟结果。我从没见过这么尊贵的植物,它甚至是有自己的小脾气,像个小孩子,爱撒娇。东面那棵枇杷树就不一样,家里人从来没有花时间照顾过它。

那棵枇杷树,不高,但长得枝繁叶茂的,有很多侧枝长出来,人踩在侧枝上很容易就可以爬上去。五月份的时候,枇杷熟了,父亲就会挎上一个帆布包,爬上树去摘枇杷。那金黄色的枇杷,油亮油亮的,很饱满,勾起了我肚子里的馋虫。虽然我们没有花心思照顾它,但它不跟我们计较,每年五月总会按期结出丰美的果实。枇杷,也有上善若水、虚怀若谷的胸怀。我曾经问过家人,枇杷膏是用枇杷做的吗?枇杷露呢?用叶子还是果实?家人笑而不答,说我长大以后就知道了。

在墙角不起眼的地方,会长出许多草类,我只认识车前草,长得很矮,没有茎,几片墨绿色的叶子几乎趴在地面上,要不怎么注意,还以为它只是一株普普通通的杂草。

虽是一株低矮的草类,可它大有用处。夏天,母亲会把它连根拔起,洗干净后用来煮茶喝,车前草有降暑的功效,这就省去了买凉茶的费用。茶水有一股淡淡的涩涩的味道,我曾从刚煮好的茶里捞几片车前草来尝,想尝一尝它是什么味道,它的味道,我现在还记得,有点苦,叶子还有点滑,我当场就把叶子吐掉了。良药苦口就是这样子了。

大门左侧放了一个鸡笼,是用来关鸡的。每到傍晚,离开了鸡笼去田野上觅食的鸡会从四面八方赶回来,聚在门外,等待主人喂食。这时,我会撒一把稻谷在院子里,像天女散花般。这时,聚在院子里的鸡们可高兴坏了,低着头快速的啄米,怕一不留神,别的鸡会把地上的稻谷给吃完了。它们不会吃太多,因为它们在院子的角落里、院子外面的草地里找到了许多虫子,那些虫子,已经让它们有七分饱了。吃完后,它们会自觉的走进鸡笼里,找到各自的位置,休养生息。

等它们全都走进了笼子里,我要数一遍鸡数,看看哪只贪玩的鸡还没回来,或者是不是被别人家的母鸡或公鸡给勾走了魂魄,死乞白赖的跟着对方,又或者是不是哪家的鸡看上了我家的鸡,死心塌地的跟着回了我家的鸡笼。要是发现别人家的鸡,我会棒打鸳鸯,把它赶出来,让它赶紧回自己的家。要是真发现自家哪知鸡没回来,我得到处“咯咯咯”学着鸡叫去找它,找到之后再把它赶回家里。第二天,我会单独把它关在笼子里,关它禁闭,当其它鸡都出去觅食玩耍的时候,只有它被关在笼子里,任凭它怎么叫唤,我只撒些稻谷给它吃、放些水给它喝,绝不会心软放它出来。我昨晚找它可费了不少劲,只有这样,才能让它长记性,才能不重蹈覆辙。

大门右侧往前一点,是父亲用小石头拼成的一幅棋盘。当初用水泥铺地的时候,在水泥未干之前,父亲将白色的小石头填到水泥里,用虚线的方式组成了一幅棋盘,但不是军棋,也不是象棋,我叫不出名字,因为多数是用石头玩的,暂且叫它石子棋吧。

棋盘共四横四竖,双方各有六只棋子,为了好区分,双方会选择不同种类的事物当棋子,比如石头,树枝,叶子。当你的棋子在一条线上有两只,对方只有一只时,那么对方的这只棋就被杀死了,原理类似于象棋的炮,只是不需要自己的棋子去顶替对方死的棋的位置。

那时没有军棋,没有象棋,我经常和父亲下这种棋,但每次输的都是我。

院子的北面是放柴的地方,紧挨着墙壁。父亲同样会搭个雨棚,用来挡雨,防止木柴被雨淋湿了。棚顶是用杉树皮排成的,黝黑黝黑的,木柴则是劈好的,或者是砍断了的,像叠罗汉般叠在雨棚下。简易的雨棚,很好的保护了棚下的木柴。

由于棚不是很高,母猫阿肥总爱跳上顶去晒太阳,睡懒觉,因为它的皮毛是偏向黑色的,很好的与环境融为一体,这样就不会轻易受到打扰。阿肥可是我们家的得力干将,白天它养精蓄锐,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,它会潜伏在屋里的某个角落,等待着不安分想要偷吃的老鼠。第二天早上,我们能看见地上多了一只死老鼠,不用说,这必定是阿肥的功劳。这时,母亲总是笑呵呵的,夸它是个好宝宝,连喂它的食物也多了些。阿肥似乎听懂了母亲的话,努力的吃起盘子里的事物,抓老鼠更加卖力了。

我嘴角突然扬起来,父亲见状,问我笑什么,我的思绪突然回到现实,片刻后反应过来父亲在跟我说话,我说没什么,想起一些开心的事。也不知多久没下过石子棋了,我约父亲一起下棋,父亲高兴的答应了。我在一张白纸上画下了棋盘,我用红色的硬纸皮片当棋子,父亲用揉成一小团的纸张当棋子,两人就坐在茶几旁,专心致志的下起棋来,我们仿佛回到了童年,回到了那个熟悉的院子。

版权作品,未经《短文学》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
癫痫病除了吃药还有什么好方法呢
成人癫痫患者的护理都有哪些呢
癫痫病不治疗有什么影响啊
哈尔滨治癫痫到哪家医院好
相关阅读
星王子(多肉多浆植物)
· 星王子(多肉多浆植物)

星王子的基本信息}else{花卉网}if($pageKey){ class="focus"endif; >}else{ class="focus"endif; >}发布登录注册喜欢 (2)喜欢 (2)星王子Crassula conjuncta别名:分类:多肉多浆植...